橫琴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橫琴口岸新旅檢區域8月18日日啟用,告別20年“兩地兩檢”舊模式打開跨境新關口 開啟粵澳新征程

橫琴口岸是“一國兩制”下粵港澳大灣區基礎設施“硬聯通”和規則對接“軟聯通”的標志性工程,也是粵澳往來的重要通道,對于珠澳乃至粵澳深度合作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20年來,橫琴口岸歷經四代變遷,一路見證了珠澳兩地風雨同舟、攜手共進的崢嶸歷程。

“當前,特別要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橫琴是澳門未來發展新的出路、新的機遇和新的希望。”……從路相連到關相通,從產城相融到人心相親,橫琴口岸迭代、通關模式創新的背后,是“一國兩制”在琴澳跨境雙城的成功實踐,也是內地與澳門相依相親、相通相融的見證。

跨境關??四代口岸見證珠澳融合

從橫琴總部大廈頂樓的窗臺向外望,屹立水面的蓮花大橋將橫琴、澳門緊緊相連。橋頭東側,是金碧輝煌的澳門酒店樓群;橋頭以西,是嶄新的橫琴口岸通關大樓。

作為琴澳兩地往來的主通道,橫琴口岸新旅檢區域啟用后,日通關容量從當前的2.5萬人次,將提高到超過22萬人次,年通關容量可達8000萬人次;日通關車輛則可從約2700輛次提高到超過7000輛次,年通關車輛可達到250萬輛次。

時間回到20年前,彼時的橫琴,還是一座遍布荒草魚塘的小島,珠澳之間唯一的陸路通道就是拱北口岸。2000年3月,作為迎接澳門回歸祖國的重點項目,珠澳共建的蓮花大橋正式通車,橫琴口岸也同時通關,拉開了橫琴與澳門陸上往來的序幕。

此后,橫琴口岸歷經數次更迭。據橫琴邊檢站入境車道隊教導員丁曉俊回憶,第一代橫琴口岸是填海建造的臨時口岸,旅檢大廳是鐵皮屋頂,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臺風來時,整棟建筑哐當哐當響。”丁曉俊說。

2005年,第一代橫琴口岸關閉旅檢大廳,在原址上進行重建。兩年后再度開放的第二代橫琴口岸,旅檢擴容、車道修繕,整體的通關條件有了很大改善。隨著兩地往來的增加,第二代口岸也不足以承載通行客貨的需求,目前正在通行的第三代過渡期口岸應運而生。如今,新口岸正式啟用后,橫琴口岸即邁入4.0時代。

口岸迭代更新的背后,是珠澳兩地越發緊密的融合之路。丁曉俊敏銳地覺察到,近十年來,從橫琴口岸入境的人和車多了起來,越來越多通關旅客因為工作和生活需要頻繁往返兩地。

“以前,往來人員更多是赴澳的旅客,或者奔波兩地的務工人員。現在兩地的往來更多元化,商務文化交流成為主流。”珠海大橫琴口岸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彤也發現,珠澳合作已經從初期單向投資發展到雙向合作,由地緣親近走向深度融合,雙方合作涵蓋了經貿投資、金融、文化旅游、城市規劃與跨境交通、口岸通關、環境保護等多個領域,“真正意義上推動了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副巡視員徐俊曾在澳門工作多年,擔任澳門中聯辦經濟部副部長,就促進澳門橫琴協同發展做過深入調研。在他看來,新口岸的開通將進一步推動粵澳的深度合作。

“過去,橫琴、澳門之間有兩個關口,中間還有一座蓮花大橋,很長的一段路,非常不方便。現在把澳門的關口移到了橫琴,兩個關并作一個,澳門的車可以直接開到橫琴關口,能大大減少通關時間。”徐俊說,希望下一步,能夠讓澳門的居民憑借身份證,就能暢通無阻地出入橫琴,可把澳門單牌車開進橫琴,到橫琴來創業、居住,這樣才能夠真正地促進澳門、橫琴的一體化發展。

雙城記??從“硬聯通”到“軟聯通”

如果說,越發完善的基礎設施、越發便利的通關條件,讓琴澳兩地實現基礎設施的“硬聯通”,那么,不斷拓展的產業合作、不斷開放的制度規則、不斷釋放的民生福利,則是兩地規則對接的“軟聯通”。

“堅守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初心,為全面推動珠澳合作開發橫琴起好步。”橫琴新區相關負責人總結,多年來,橫琴不斷致力于暢通兩地規則制度銜接,強化產業協同聯動,促進民生融合發展,助力具有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新實踐。

數據顯示,2018年10月以來,橫琴新增注冊澳資企業1535戶,累計達2848戶。橫琴這個“一國兩制”的交會點,已成為內地澳資企業聚集最集中的區域。

目前,粵澳合作產業園區落地項目28個。園區剩余的2.57平方公里土地,重點瞄準高新技術和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數字經濟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新一批133個申請項目全部完成審核路演,部分即將進駐發展。澳門特區政府已經優先推薦了17個項目,它們即將入駐產業園發展。”上述負責人透露,橫琴澳門青年創業谷累計孵化初創項目407個,其中澳門創業項目354個,創業谷已成為澳門青年內地創業的首選地。

掛圖作戰,橫琴對澳合作重點項目加速推進。截至2020年6月,橫琴22個對澳重點項目計劃投資額達104.10億元,累計完成投資額50.73億元,投資完成率為48%。備受關注的大昌行物流中心、勵駿龐都廣場和橫琴總部大廈、橫琴國際科創中心、富力中心等跨境辦公試點樓宇已投入運行,累計跨境辦公企業67家。

琴澳故事,核心是制度創新、規則銜接。

不久前,澳門企業中國建筑工程(澳門)有限公司成功中標橫琴某公開招投標工程項目。這是自2019年12月《珠海經濟特區橫琴新區港澳建筑及相關工程咨詢企業資質和專業人士執業資格認可規定》這一地方性法規頒布實施以來,港澳建筑企業在橫琴以公開招投標形式中標工程項目的首個案例。隨著跨境執業在多個領域的相繼突破,不只建筑師,港澳律師、醫生、導游等專業人士都陸續來到橫琴逐夢。

澳門歸僑總會會長劉藝良建議,粵澳之間可重點深化體制機制創新,為澳門企業打造與澳門趨同、與國際接軌的營商環境。“粵澳深度合作可在‘一國兩制’前提下,按照國際貿易自由港的標準設計管理體制機制,延伸澳門自由港部分法律、管理制度和政策及規則。”

新起點??珠澳攜手深度開發橫琴

橫琴口岸新旅檢區域的啟用,是一個新的起點。

“是口岸,更是窗口。新橫琴口岸開通不僅標志著通關能力的提升,更將加速優質資源流動,密切兩地的合作往來,帶來新的發展機遇。”橫琴新區商務局口岸辦負責人張軍認為。

今年,是落實“珠澳合作開發橫琴”的開局之年,粵澳如何深度合作,成為兩地關注的焦點。研究人士認為,粵澳實現深度合作,需要滿足三個條件,包括特殊的制度安排、重點的產業布局,以及互利共享的機制設計。

“只有深度合作才能實現珠澳兩個城市的共贏。”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認為,要實現兩地深度合作,珠澳應該成為一個在“一國兩制”下的經濟共同體。

橫琴新區相關負責人分析,目前,橫琴對澳服務進行了多方面的嘗試,但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是亟待破解珠澳合作的深層次體制機制障礙;二是產業生態圈尚未成型;三是產城融合仍待加強。”

按照規劃,在下一步的粵澳深度合作中,橫琴將從四個方面發力,包括全力推動營造一流營商環境,加快構筑新興產業生態圈,全面推進城市新中心建設,提速構建宜業宜居宜游的優質生活圈,為澳門特色“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作出更大貢獻。

兩地合作,歸根結底還是人與人的友好、心與心的融合。多年來,琴澳社會民生合作亦日趨緊密。

就在上月,橫琴開放第四批澳門機動車入出配額,將其入出橫琴資格有效期由原來3個月延長至1年,配額總量由2500個增至5000個,目前已完成資格申請2500臺。在此基礎上,橫琴正積極探索分階段、逐步放開“澳門旅游營運車輛、電召車、公務車”等單牌車入出橫琴,以期讓澳門車輛在橫琴這片土地上遍地開花。

此外,最受兩地關注的“澳門新街坊”綜合民生項目,已完成土地出讓和規劃方案批復,9月將正式動工建設。接下來,橫琴將加快建設“澳門新街坊”綜合民生項目,探索將澳門醫療體系、教育和社會保險直接適用并延伸到橫琴。

初心如磐、使命在肩。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務必“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為澳門長遠發展開辟廣闊空間、注入新動力”。邁入深度合作區建設新征程,珠澳將攜手共進,共譜新華章。

相關

橫琴口岸的三維創新

口岸查驗機制創新是深化改革開放、推進通關便利化的一項重要舉措。

橫琴與澳門一衣帶水、路橋相連,位于蓮花大橋兩端的橫琴口岸和澳門蓮花口岸,承載著珠澳兩地人員交流和經貿往來的重要使命。此前,傳統的“兩地兩檢”查驗模式和過境人員來回換乘穿梭巴士擺渡,流程繁瑣、耗時耗力且體驗感差,已不能滿足粵港澳大灣區背景下雙方深度合作發展的需要。

為適應珠澳兩地互聯互通的要求,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經中央授權,橫琴探索推動澳門蓮花口岸分階段搬遷至橫琴,并在新口岸實施“合作查驗、一次放行”的創新通關模式。

法制創新??分階段適用澳門法律管轄

港澳回歸祖國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針對深圳灣港方口岸區、澳門大學橫琴島新校區、香港西九龍內地口岸區的法律授權,均是在工程全部建成驗收后,一次性授權、一次性適用港澳或內地法律管轄。

在建設過程中,鑒于橫琴口岸部分工程建設需在原過渡期臨時口岸的場地上拆舊建新、邊拆邊建,邊騰挪轉關邊維持通關運行的特殊性,澳門蓮花口岸分階段搬遷至橫琴口岸運行,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授權采取因地制宜的舉措,對橫琴口岸澳方管轄區創新采用“一次授權、分階段適用澳門法律管轄”。

第一階段,完成旅檢功能搬遷,對澳門相關旅檢功能區域適用澳門法律管轄;第二階段,2021年底實現小客車和貨車等車檢功能搬遷,對澳門相關客貨檢口岸區適用澳門法律管轄;第三階段,在澳門輕軌建成驗收后,對相關區域適用澳門法律管轄。

橫琴新區相關負責人介紹,這一做法開創了全國口岸建設法律授權的先河,是國家法治保障重大改革的鮮活實踐和生動案例。

模式創新??“一次過關”提升查驗效率

在通關查驗模式上,橫琴口岸將港珠澳大橋珠澳口岸旅檢通道“合作查驗、一次放行”查驗模式推廣拓展,應用到橫琴口岸旅檢、小客車和貨車等全部通道。

其中,旅檢通道主要釆用“合作自助”“合作人工”“傳統人工”這種“三道門”查驗模式,實現珠澳邊檢部門“背對背”“肩并肩”執法。同時,將“合作自助”查驗人員范圍由內地澳門兩地人員擴大至內地和港澳臺四地人員,過境旅客位于同一查驗大廳排一次隊、查驗一次即可通關。

小客車和貨車通道珠澳查驗單位位于同一“一站式”聯合查驗區域執法,兩地海關在各自出境一側共享H986(海關大型集裝箱檢查系統),并將搭建共享數據傳輸平臺,按各自查驗標準查驗無誤后放行。在此基礎上,橫琴口岸將繼續試點推動更大力度的查驗機制創新,逐步探索實現更便利的查驗模式。

通道創新??將實現口岸與大學直連直通

澳門大學橫琴島新校區建成并適用澳門法律管轄后,與橫琴其他區域實行圍墻隔離,沒有直接連接通道。目前,澳門大學橫琴島新校區只有一條河底隧道連通澳門,澳門大學師生進出橫琴只能繞行河底隧道、蓮花大橋后再從橫琴口岸過關,導致兩地交流極不便利。

橫琴口岸澳方管轄區在申請中央授權時,專門設置澳門大學連接橫琴口岸的常規通道橋,直接連通蓮花大橋和橫琴口岸,并擬在2021年申請開通。

屆時,從澳門大學新校區到橫琴口岸只需幾分鐘,既便利內地旅客經橫琴口岸過關后直接進入澳門大學橫琴島新校區,也方便澳門大學師生往來澳門和橫琴。

聲音

澳門歸僑總會會長劉藝良:

橫琴是澳門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第一站,琴澳通關模式的創新和便捷至關重要,對于橫琴開發、琴澳合作、粵澳深度合作將產生深遠影響。隨著日后車輛通道的建成啟用,相信會有更多的澳門居民選擇在橫琴居住或工作,兩地融合發展將邁上新臺階。

粵澳之間可以在合作的方式、廣度與深度上進一步突破和創新。粵澳深度合作可重點深化體制機制創新,為企業打造與澳門趨同、與國際接軌的營商環境。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

橫琴口岸新旅檢區域實施“合作查驗、一次放行”的通關模式,意味著在粵港澳大灣區推動融合發展的問題上,粵澳率先實現融合的示范。這種融合是在“一國兩制”的背景下實現的,如果模式運作順暢,將對下一階段珠三角九市與港澳的深度融合發展意義深遠,其意義超出了橫琴乃至珠海的范圍。

要實現粵澳深度合作,珠澳應該成為一個在“一國兩制”下的經濟共同體,只有深度合作才能實現珠澳兩個城市的共贏。更進一步,珠澳可以聯手吸引金融、航運等行業的精英人才到珠江西岸,并與這些精英人才一道共同拓展粵西地區這一重要而龐大的市場。

數讀

●2018年10月22日以來,橫琴新增注冊澳資企業1535戶,累計達2848戶,成為內地澳資企業聚集最集中區域。

●截至2020年6月,橫琴22個對澳重點項目計劃投資額104.10億元,累計完成投資額50.73億元,投資完成率為48%。

●澳門單牌車入出橫琴配額總量由2500個增至5000個,目前完成資格申請2500臺,資格有效期由原來3個月延長至1年。

●率先試點內地赴澳門務工人員參加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將惠及逾10萬員工。

●澳門居民在橫琴購置物業超6500套,辦理居住證超過2500張,在橫琴就醫的澳門居民超1萬人次。

撰文:梁涵 吳志遠  攝影:關銘榮   編輯統籌:甘韻磯

fun88体育